在7月1日“到站”前,尼古拉斯·温顿已经在“生命列车”上坐了106年。他用其中的50年保持沉默,绝口不提二战前夕那非凡的8个月。

二战爆发前的8个月里,这位时年29岁的英籍犹太裔股票交易员,想方设法用1趟航班和8趟列车,从捷克斯洛伐克运走了669名犹太儿童。如今这些孩子的后裔已有6000多人。

战后,他看起来是一个普通的英国中产阶级:结婚、生子、老去。直到1988年,因温顿妻子的偶然发现,世人才认识了这位“英国辛德勒”。

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慷慨发出6000多张车票的“老乘客”温顿仍然忧虑。去年接受捷克“白狮勋章”时,他提醒人们:“世界依然危险……我们没有吸取过去的教训。”

1939年9月1日,载着250多名儿童的第9趟“温顿列车”被德军拦下,转头开往了集中营。70多年后,列车会驶向何方?

泉州浔美村85岁的郭阿婆,独自照顾了两个智障孙子30年。很平常的社会新闻,让我潸然泪下,大概是觉得她“可怜”。

可怜!22岁之后,郭惠兰生命里似乎都是苦难:三女一子中,两个有智力障碍,给智障儿子取了一个智障媳妇,生了两个孙子,温顿列车“还是傻的”。再后来,丈夫、儿子和媳妇都去了,世上剩下阿婆和孙子。29岁的阿江每天在村子里闲逛,31岁的阿金披着床单在阳台上发呆。

但触动人心的还有其他:阿婆的红头巾、花布蓝上衣,精神十足的打扮;她黝黑的双手,给孙子烧饭,挑尿桶,栽种并收获花生、茄子、空心菜、韭菜和南瓜。

有人说让智障儿子生孙子,是自找不幸。但困顿中,若不靠微茫的希望,如何活?

“我一个人可以,我会活久一点。”阿婆的活法,逆来顺受。但正是这弱者的坚强,让我忍不住哭了吧。

77岁的乔治·查兹法提亚迪斯坐在银行门口大哭,身边散落着身份证和存折。他背靠玻璃墙,像个绝望的孩子。

当乔治还是孩子时,欧洲正处于二战;他7岁时,二战结束,希腊又开始了内战。

现在,他老了,白发苍苍,遇到了和平年代最难熬的事情之一,正折磨着每一个希腊人的“债务危机”。

7月3日,四处排队取钱的乔治,连续被四家银行拒绝,在第四家银行门口,他哭了。乔治所要的,不过是上限为120欧元,也就是约827元人民币的退休金。

乔治也遇到过好时光:1974年军政府下台后,希腊政府通过借外债,让民众过上了高福利的生活;但这也最终让希腊陷入债务深渊。

乔治的眼泪不仅为个人而流,也为希腊而流:“我无法目睹国家遭遇这般不幸,这比我的私人问题更令人痛苦。”

生于希腊的乔治,用77年的时间一步一步走到了银行门口,坐下,哭泣。7月5日,希腊公民通过公投,对债权人的新一轮救助提议说了“不”。乔治的眼泪会止住吗?

A股跌到了3600多点,这时可以循环播放孙燕姿的《绿光》,邓紫棋的《泡沫》,看看周杰伦的《天台爱情》也不错。

一片惨绿中,股民贺殿,想到了建一个叫“弹股论斤”的股市弹幕网站,满足自己和其他股民的“吐槽刚需”。

在网页背景的实时K线图上,各路股民的“吐槽”不断飘过,或抒发郁闷,或抱团取暖。

贺殿入市的时候,也曾想得很美:“本来想换辆宝马,后来变成奔驰Smart,现在欠了一辆QQ。”还好,他在自建的网站上找到了点儿安慰,因为总有人比你更惨。

上网总比上天台好,苦中作乐,聊胜于无。下次,大家还是去做一枚安静的段子手或技术宅吧,应该比炒股赚得多。如果还有“下次”的话。

在7月1日“到站”前,尼古拉斯·温顿已经在“生命列车”上坐了106年。他用其中的50年保持沉默,绝口不提二战前夕那非凡的8个月。

二战爆发前的8个月里,这位时年29岁的英籍犹太裔股票交易员,想方设法用1趟航班和8趟列车,从捷克斯洛伐克运走了669名犹太儿童。如今这些孩子的后裔已有6000多人。

战后,他看起来是一个普通的英国中产阶级:结婚、生子、老去。直到1988年,因温顿妻子的偶然发现,世人才认识了这位“英国辛德勒”。

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慷慨发出6000多张车票的“老乘客”温顿仍然忧虑。去年接受捷克“白狮勋章”时,他提醒人们:“世界依然危险……我们没有吸取过去的教训。”

1939年9月1日,载着250多名儿童的第9趟“温顿列车”被德军拦下,转头开往了集中营。70多年后,列车会驶向何方?

泉州浔美村85岁的郭阿婆,独自照顾了两个智障孙子30年。很平常的社会新闻,让我潸然泪下,大概是觉得她“可怜”。

可怜!22岁之后,郭惠兰生命里似乎都是苦难:三女一子中,两个有智力障碍,给智障儿子取了一个智障媳妇,生了两个孙子,“还是傻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exusrumors.com/,莱温顿再后来,丈夫、儿子和媳妇都去了,世上剩下阿婆和孙子。29岁的阿江每天在村子里闲逛,31岁的阿金披着床单在阳台上发呆。

但触动人心的还有其他:阿婆的红头巾、花布蓝上衣,精神十足的打扮;她黝黑的双手,给孙子烧饭,挑尿桶,栽种并收获花生、茄子、空心菜、韭菜和南瓜。

有人说让智障儿子生孙子,是自找不幸。但困顿中,若不靠微茫的希望,如何活?

“我一个人可以,我会活久一点。”阿婆的活法,逆来顺受。但正是这弱者的坚强,让我忍不住哭了吧。

77岁的乔治·查兹法提亚迪斯坐在银行门口大哭,身边散落着身份证和存折。他背靠玻璃墙,像个绝望的孩子。

当乔治还是孩子时,欧洲正处于二战;他7岁时,二战结束,希腊又开始了内战。

现在,他老了,白发苍苍,遇到了和平年代最难熬的事情之一,正折磨着每一个希腊人的“债务危机”。

7月3日,四处排队取钱的乔治,连续被四家银行拒绝,在第四家银行门口,他哭了。乔治所要的,不过是上限为120欧元,也就是约827元人民币的退休金。

乔治也遇到过好时光:1974年军政府下台后,希腊政府通过借外债,让民众过上了高福利的生活;但这也最终让希腊陷入债务深渊。

乔治的眼泪不仅为个人而流,也为希腊而流:“我无法目睹国家遭遇这般不幸,这比我的私人问题更令人痛苦。”

生于希腊的乔治,用77年的时间一步一步走到了银行门口,坐下,哭泣。7月5日,希腊公民通过公投,对债权人的新一轮救助提议说了“不”。乔治的眼泪会止住吗?

A股跌到了3600多点,这时可以循环播放孙燕姿的《绿光》,邓紫棋的《泡沫》,看看周杰伦的《天台爱情》也不错。

一片惨绿中,股民贺殿,想到了建一个叫“弹股论斤”的股市弹幕网站,满足自己和其他股民的“吐槽刚需”。

在网页背景的实时K线图上,各路股民的“吐槽”不断飘过,或抒发郁闷,或抱团取暖。

贺殿入市的时候,也曾想得很美:“本来想换辆宝马,后来变成奔驰Smart,现在欠了一辆QQ。”还好,他在自建的网站上找到了点儿安慰,因为总有人比你更惨。

上网总比上天台好,苦中作乐,聊胜于无。下次,大家还是去做一枚安静的段子手或技术宅吧,应该比炒股赚得多。如果还有“下次”的话。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