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芝加哥千禧公园的广场上,安尼什·卡普尔(Anish Kapoor)著名的雕塑作品

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它一跃成为当地最受欢迎的景点之一。然而,作品背后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从挑选、完善再到成熟,《云门》其实经历了一段极其漫长的委托历程。

首先,由芝加哥艺术学院、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和赞助人代表组成一个项目委员会,在全世界众多具有丰富户外艺术创作经验的艺术家中框定选取范围。然后再经过一系列的筛选,最终确定参与园内公共艺术项目创作的人选。

可这一次,在没有征求千禧公园具体想法的情况下,委员会便将最终结果锁定为英国艺术家安尼什·卡普尔和美国艺术家杰夫·昆斯(Jeff Koons)两个人。

昆斯最初的提议很快就遭到了挑战。他设想了一个1950英尺长、距离地面90英尺高的滑梯,观众可以从上面俯瞰公园,然后滑向地面。

但要实现这一方案,必须确保有一个让残疾人士进入作品的电梯。同时委员会还担心,作品的物理尺寸将会压制公园的整体空间。

创作一个大约长66英尺的镜面不锈钢物体。据说,唯一令人担忧的是,作品的地点位于卢里花园(Lurie Garden),这可能会引来大量的人流,以致于踩坏那里的花草。

最终解决方法是,将卡普尔的未命名项目移到最初留给昆斯的空间,以确保110吨钢结构的合理放置,而昆斯的提议则完全被取消。

在《云门》的故事里,艺术委托活动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随着时代的发展,个人、团体和政府部门的艺术委托不断增加,这项活动在当代艺术领域的地位也越来越凸显。

同时,当代艺术多种多样的形式,也让委托创作的类型变得复杂多样甚至前所未有。因此,一系列关于当代艺术委托创作活动的疑问都需要解答:

在古罗马,罗马统治者认为艺术能够有效地影响公众,描绘着英雄人物的公共雕像和大型建筑随处可见。大型委托工程往往被视为帝国荣耀的象征,罗马竞技场即是由维斯巴西安皇帝(Emperor Vespasian)委托建造的。

文艺复兴时期,富有商人的赞助让视觉艺术在意大利蓬勃发展,例如艺术家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在获得了稳定的艺术品佣金之后,创作了米兰圣弗朗切斯科教堂的《岩间圣母》和米兰圣玛利亚修道院的《最后的晚餐》等艺术杰作。

一个经典的例子是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和教皇因为西斯廷天顶壁画发生的冲突,这主要是由于他们没有签署书面协议,来明确他们的权利和义务,以便让很多随着创作进展出现的问题得到合理的解决。

在18 世纪的欧洲,社会分工开始细化,出现了专业的艺术经纪人和拍卖行。伴随着艺术市场的发展,艺术家的地位逐步提升,他们将作品寄卖在艺术机构中,商业化的特征越来越明显。

虽然委托人与艺术家之间逐步形成了契约关系,然而关于艺术委托的纠纷仍然不断出现。

最近的例子是,一位美国雕塑家受一个法国城市的委托创造一件作品,放在新的市政建筑中。经过了一年的工作,雕塑家参与制作了大量的方案和模型,经历了多次跨洋旅行,并委托一家美国铸造厂来铸造这件作品。然而最终他被告知作品已经不再需要。

另一个例子是,有三个美国艺术家受委托在一座巴士上作画,他们完成后却没有获得报酬,也没有获得作品的版权,之后发现作品被分割了。

还有一位英国艺术家受一家博物馆委托创作一幅肖像画,在运输途中,运输公司不慎破坏了作品,于是不得不自费让艺术家再创作一幅新的作品。

如果你想获得佣金,那就找一个好律师,确保你有一个合理的无懈可击的合同。否则,你很可能会被各方的热情所吸引,结果你的手指被烫伤了。

在这三个例子中,委托双方可能只有简单的书信往来,或者没有任何书面协定,这意味着法庭不得不通过艺术家和委托人的只言片语,来判断委托的内容究竟是什么。

书面的委托显然对艺术家和委托人双方都有利,双方都有可以依据的书面证据,他们的权利和职责也会变得清晰。

对于一些可能发生的问题,协议在一开始就提供了解决方案。当然,艺术家和委托人可以自己决定书面协议采取何种形式,可以依据具体情况进行修改。

大型的和复杂的委托任务通常要经过长时间的开发和执行,赞助人需要与艺术家建立相互信任的工作关系,从而创造出独一无二的作品。

因此,每一个项目的理念、构思和调整都应该由艺术家量身定制,没有单一的方案,也没有现成的模型,这种特性决定了委托创作的方式与创作出的作品一样具有独特性。

2014年的冬天,两只巨大的“鸟”被悬挂在曼哈顿圣约翰大教堂的天顶上,每只约100英尺长,重达12吨,营造出一种肃静和崇敬的气氛。

它们是中国艺术家徐冰创作的《凤凰》(Phoenix),这件艺术作品的主题密切联系着它的委托经历。

2008年,徐冰被委托为北京一座正在修建的巨型建筑的大厅创造一件艺术作品。他参观了这个地方,并惊讶于民工们艰苦的工作条件。

为了回应工人们的苦难,以及这种苦难与为其他人提供的奢侈生活之间的巨大悬殊,徐冰打算创造一件作品,用来纪念这些民工在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中做出的巨大贡献。

《凤凰》完全由建筑工地收集的材料制成,外形是中国神话中的凤凰,象征着一男一女,代表团结和好运。

虽然《凤凰》的提议最初获得了批准,但是在金融危机之后,开发商们撤资了,他们担忧在这个刚刚遭受重创的国家,如此粗糙和充满反讽色彩的作品可能会引发别的呼声。霍奇森

直到一位私人藏家的介入,徐冰的工作才得以继续进行。2010年,《凤凰》在一大群民工的协助下最终完成,之后它便如同迁徙的候鸟,在北京展出两次后,又飞往了纽约 MASS MoCA展厅和曼哈顿圣约翰大教堂。

今天的委托任务来自公共机构、私人基金会和收藏家,每一种委托创作行为的具体情况和时机都有所不同。

然而,尽管当代艺术品委托创作的形式各异,但在委托创作的时间、原因和方式,以及如何保证作品交付以后各种事宜得以解决等基本要求方面,我们还是能从中找到许多共同的原则和规程。

关于当代艺术委托创作的内涵、原则、步骤、注意事项等一系列问题,都可以在《当代艺术委托创作指南》一书中找到答案。

2017年,佳作书局与北京美术摄影出版社联合出版了《策展人手册》,并受到艺术界人士的广泛好评。今天向大家推荐的《当代艺术委托创作指南》为该系列的第二本。

如果说《策展人手册》是一本对策展人、策展系学生以及诸多艺术爱好者而言必不可缺的指南性手册,详细展现了如何策划一场展览。那么,《当代艺术委托创作指南》则为当代艺术委托创作活动提供详细的实施指南。杰夫·昆斯

它不仅提供了实用的指导,也消除了委托创作活动的神秘感。因为尽管当代艺术品越来越普及,公共和私人领域新的委托创作行为也越来越普遍,但是委托创作活动对许多人来说还是雾里看花,充满神秘。

为了使具有不同预算、喜好和抱负的潜在委托人能够实现为自己创作艺术品的目的,此书提供了无所不包的委托创作建议,并说明了在委托创作过程中可能会遇到的问题,使得人人都可以为自己委托创作出满意的艺术品。

第一章从委托人、艺术家的角度介绍了当代艺术委托创作活动的目的,并为双方提供了顺利开展活动的指导原则。

路易莎·巴克(Louisa Buck)是一位艺术评论家和新闻工作者,曾为很多期刊撰稿,是《艺术报》(the Art Newspaper)驻伦敦的当代艺术通讯员和2005 年“透纳奖”(Turner Prize)评委。

丹尼尔·麦克林(Daniel McClean)是一位艺术、文化财产和知识产权法律方面的执业律师,同时还是一位独立的策展人和作家。他曾主编过两部艺术法律方面的著作,即《昂贵的图像:艺术、版权和文化》( Dear Images: Art, Copyright and Culture)和《艺术的审判》( The Trials of Art)。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exusrumors.com/,霍奇森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