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他愿意跨界来做的,因为文艺是他DNA里的。”提到为何邀请詹俊参与纪录片配音,导演刘怡笑着回答。

2018年冬天,刘怡在考虑系列历史纪录片《通往北京的道路》的配音,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著名足球评述员詹俊:“他是一个读书人,出生在潮州的书香门第,詹安泰的嫡孙,只会给我们更多惊喜。”他们相识于另一部纪录片《1987》的拍摄现场,接到导演刘怡的邀请,詹俊没有一刻的犹豫就答应了。

《通往北京的道路》总撰稿人庄秋水在旁白录制现场见到詹俊,也留下了深刻印象:「他散发出的人格魅力,既有老一代的温厚,又有年轻人的活力,确实不亏是世家子。」第一次见面,庄秋水发现两人都是《权力的游戏》粉丝,一下聊了好长时间。聊天过程中詹俊特别斯文,感觉和体育丝毫不沾边,直到发现录音棚里录音师崇拜的眼神,她才知道詹俊在体育解说界的“权威”。

长期活跃于体育评述界的“英超专家”詹俊,在跨界纪录片配音时有哪些意想不到的故事?出生于书香门第,我们如何重新发现与探索他的理想世界?以下是微观映像团队对詹俊的采访,关于体育评述员詹俊背后的文化DNA。

詹:我和导演刘怡是早几年拍摄一部纪录片电影时认识的。大家彼此聊得来。我从小就对人文题材的东西有兴趣,平时有空也会看一些有意思的纪录片。因此当刘怡导演邀请我参与时,立刻就答应了。我有二十多年足球网球直播解说和专题节目配音经验,其实工作过程中也是在述说许许多多小故事。所以也想尝试看看,能不能也说说人文题材或者其他题材的故事呢?很开心刘怡导演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

微:之前您也有跨界解说王者荣耀KPL秋季赛,但这次是您首次跨界参与到纪录片制作,您觉得有挑战么?

詹:跨界王者荣耀的解说个人觉得比较失败,当初是想比较一下电竞解说和体育解说的不同,看看自己能够学到什么。但因为自己从小到大都不玩电游,完全是外行,所以今后不会再尝试了。纪录片旁白不算跳出“行外”,适应得不错。这次和微观映像的合作是一次新尝试,给纪录片旁白自己很有兴趣,一开始担心不知道能否胜任,这次合作后慢慢有了信心,希望未来能继续下去。

詹:每一场进录音棚的时间将近2个小时。每次拿到稿子,我都会先念一遍,把不懂或许没把握的词、字发音查一下。一般每份稿子都至少念过10次,争取读出点感觉。以往体育方面的配音似乎很少碰到“开嗓”这样的问题,这次发现了,以后如何在这种题材的配音前开嗓,需要自己做出不同实验。

詹:这是我工作生活的一个习惯,喜欢早到不喜欢让别人等。平时直播前一般提前一个半小时左右到演播室,需要准备很多东西。这次纪录片录音也希望调整好状态,理好稿子。

微:这部纪录片讲述了五位近代来华的外国人,您也有跨文化的交流背景,您是如何看待和理解这几位主人公的,以及他们在中国历史事件中的选择?

詹:有很多感触很多的地方,印象最深的是司徒雷登那集。这部纪录片的五位外国人,以往除了司徒雷登外都没听说过(有点惭愧)。偏偏听说过的司徒雷登又只是他“别了”的那一段。这部片子让我对他充满敬意,最深刻的细节恐怕也是他这辈子最难受的一幕:回到燕京大学,看到墙上满满是学生们贴的“补助票”………

微:您会如何评价《通往北京的道路》这部纪录片?您希望这个系列的历史纪录片能给观众传递什么?

詹:喜欢了解历史人文的朋友太需要这样的纪录片了。我们能够从客观的角度讲述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从侧面去了解那段有意无意“被”忽略的历史。希望观众明白,历史远远不是历史书上那么简单……

1997年,詹俊“意外”地在广东电视台体育部开始了第一次的英超解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exusrumors.com/,本特克此后,连续23个赛季的英超,无论是在新加坡ESPN体育台,新浪体育与PP体育,他从未缺席。一些观众了解詹俊,始于英超联赛上妙语连珠的解说方式:语速快、密度高、数据准,而且非常接地气。

慢慢地,许多球迷开始成为詹俊的忠实粉丝。他们在詹俊身上找到了关于“优秀足球评述员”的所有标签——“人肉资料库”“零差评的英超专家”:每一场的解说背后都是专业的工作态度,与扎实丰富的体育资料积累。

微:小时候理想的职业就是与体育相关么?后来成为一名体育解说员,家里是什么态度?

詹:从小好动,记得小学时每个人谈论自己的理想,我的回答是足球运动员。哪怕进入广东电视台体育部工作,也从未想过会当一个解说员。从小家里人都要管制我,防止运动过量,就是贪玩啦。家里人很高兴我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在广东台体育部哪怕开始只是当翻译、摄像、编辑等,都没问题。

詹:在广东电视台体育部(那时还不叫体育频道)工作6年,感谢部领导的信任,其实他们当初决定招收我,就是因为我喜欢体育。所以我也乐得被各种“使用”,回过头来看就是基本功的锻炼:翻译体育新闻、专题稿件;直播编导,能了解直播的整个过程与不同工种的配合;外出直播当摄像,能更好理会导演意图与镜头语言……

所以当我去ESPN卫视体育台的时候,自己具备了其他解说员没有的基本功,在这个基础上再专注于解说业务的学习。我在那里眼界大开,接触到世界各地的体育专业频道,特别是英国天空电视台和美国ESPN,能看到他们的节目和听到他们的解说,那个期间像海绵一样不停地吸收,自己也真正成长为一名职业和专业的体育解说。在这家公司我服务了11年,最后三年特别特别辛苦,完全是超负荷的运作。因为那期间公司解说员越来越少,我一个人就承担了每轮英超的三到四场直播以及英超前瞻、英超精华两个节目。除此之外,周中还有很多杂志节目要翻译、录音。幸好自己从小“贪玩”,身体还不错,顶了下来。

回国后在新浪体育、乐视体育和PP体育服务,工作都是基本可以自己选择的,工作量大大减轻,进入平稳期了。

微:在过往主持过的这么多场网、足球比赛中,有没有哪一场的解说您是尤其满意的?

詹:印象中没有具体哪一次特别满意。但每一场能和老搭档解说到的精彩比赛,都会很满足。现在和张路指导配合很默契,以往在ESPN卫视体育台时,我和李元魁指导陈熙荣指导经常在直播结束后一起走路回家。在深夜、在雨中、在夜与日擦肩而过的小路上,我们意犹未尽地畅谈。我很怀念那些日子。

微:入行那么多年,您作为一个足球解说员的热情,有随着时间推移发生过变化么?在未来几年间,您还期望能在哪个领域上有所突破?

我也在不停地观察和了解自己,对足球的喜爱没有变过,哪怕在最辛苦的时期。除了热爱与责任心,暂时我找不到其他原因。做这行基本上都喜欢体育的,但解说员这个工作也是比较辛苦的,喜欢上很容易,坚持下来最难。

詹俊一直在体育界与文化界中来回穿梭。在大荧幕前,他是专业而激情的解说员;在日常生活中,他是一个带着读书人气息的温润君子。詹俊出生于书香门第,詹俊的祖父是著名的古典文学家、书法家詹安泰,大伯是著名的方言学家詹伯慧,父亲詹仲昌是工程师,母亲则是一名老师。“父亲从小提醒,詹家是读书人。我一直是一个读书人的心态,一个做读书人的途径去面对自己的工作,那就是认真、钻研。”

詹:祖父太早去世,没机会见到。但从照片、书籍和亲人回忆中的了解中,他与大伯、父亲一样都很认真。凡事怕认真,时代的原因我们这一代不可能有什么“家学”的传承,自己能够传承下来的只有詹家的品质,只有“认真”这两个字。

从小父母对我要求很严格,知道他们对我寄望较高。但自己又不是特别聪明的小孩,也直到高中才“开窍”,才懂得如何专注在应该要做的事情上,所幸还不晚。知道天赋不高的情况下,除了专注与努力,没有捷径。这或许就是生活经历给自己最大的影响。

讲到父亲的认真和严格,有一次小学的时候期末考试前,他辅导我的数学,晚上比较晚了,我昏昏欲睡,他讲得在兴头上。期间他去一趟洗手间,我以为已经完事了,上床睡觉。结果被摇醒,继续辅导……

詹:对的,他文科理科都好。他的高中成绩可以去清华北大的,但因为爷爷的原因,所以他的老师劝他不要报考这些学校,肯定不会收。建议他考武汉水利电力学院,一所不错又不太“显眼”的学校。父亲听从,也顺利考上。爷爷得知父亲上大学的消息,流泪了。

微:据说您的家里人现在都在海外?之前是否有考虑过和他们一起生活的想法么?

詹:家人都去了荷兰。父亲先去的海外,后来病重时母亲和妹妹再去。大学二年级开始我就一个人了。当时年纪也不大,一个人在国内,中间一直没有出国读书的想法。加之毕业后工作很喜欢,就更不想了。(现在的话,因为)在ESPN工作时,我很清楚做这行观众主要在国内,迟早要回国的,所以没有加入新加坡籍,哪怕在新加坡生活了11年,最后也把新加坡永居退掉了。

微:1月份时您首次回老家潮州饶平,筹划爷爷的故居纪念馆与拍摄纪录片,这是出于什么契机吗?

詹:家里人希望推动在家乡饶平建立爷爷的纪念馆、故居,需要我回去助一臂之力,才有了这个首次返回祖籍老家之行。很高兴能推动一点进程,正好韩山师范学院在组织拍摄爷爷的纪录片,需要一些场景重现的镜头,所以就借这次机会参与了一下。到了爷爷的故居,比我想象中要偏远。那个年代交通不便利,有爷爷这样的才俊真不容易,我也了解到一些以往奶奶家族的悲惨故事。但那里有读书的好传统,强调通过读书改变命运。

微:你出了许多经典语录,例如 “家有魯小胖,福气又安康。”“谁敢横刀立马,唯我范大將军。”等。在日常生活中,您也是比较幽默乐观的性格么?

小学的时候就有外号“大笑姑婆”,这是一个广东的说法,所指的未必是女性。我是个较悲观却又追求快乐的人。我觉得这世界不会好的。这是我悲观的生活观,但我会努力争取快乐。工作以后开始有这样的想法,随着年龄增加也没有改变。

微:除了书法外,您还在在工作之余,比较喜欢做什么样的事情?如何放松自己?

书法也很久没练了,平时主要就是看书跑步打球。近一年来喜欢看毛姆的小说。毛姆笔下的人性令人难忘,时代再怎么变化,人性是不变的。我看的小说不多,没有耐心看长篇小说,毛姆的短篇小说比较对胃口。

微:您曾提及过,足球解说是一个要求体能的体力活,您日常是怎么训练和调整自己的体能与状态的?

詹:我很少参与社交活动,日常喜欢外出跑步,一般一周三四次每次跑5-8公里,一年四季坚持,因为感觉这样能提高免疫力,保持身体健康。这也是向老搭档陈熙荣学习的,他当年哪怕下雨天也要到地下车库去跑,真正的“跑痴”。

微:球迷们特别佩服您详实的资料收集能力,可否分享下在日常生活中您是如何积累“体育资讯”的?

詹:个人的经验,解说员是没有休息日的。每天浏览相关的体育信息,觉得有必要记录下来的通常会记到笔记本,手机看到的先截屏。我不相信自己的记忆力,其实只有记忆力不够好的人,才需要这样去记住信息的。至于看电影电视剧,还是比较放松的状态,里面的演艺界人物能记得住就记。

微:每年过年您都要进行英超欧冠的直播解说,今年恰逢疫情,生活和工作上会有什么不同么?

詹:疫情期间,除了没办法像往常一样,每周打一次网球、偶尔与朋友们吃一顿饭外,其他生活没有什么变化。工作以后传统的节假日基本上都有直播任务的,本特克长此以往算是有“厌节症”。以往过年的工作和生活安排与平时没什么不同,这次疫情期间也一样,过年前后都在北京,英超欧冠直播与英超精华的录制都按原计划,也挺充实的。隔天的外出跑步没受影响,心态就保持得不错。疫情中我的愉悦小贴士是跑步,对身体和心理调整都有帮助。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